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热门话题 > 广州2017·财富全球论坛

广州2017·财富全球论坛

文章来源: 网络整理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05-07 17:19

如何解决共享单车"堆积"?张巳丁:有党员城市先锋队  

  新浪财经讯 “广州2017·财富全球论坛”今日在广州继续召开。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在会上表示,ofo于2016年宣布从校园进入城市发展,到今天为止,已经进入了全球20个国家的200座城市,他认为,推动ofo快速发展的原因是用户需求。 “我们在校园中印证了共享单车的模式,然后在城市区域推广,现在发展的还不错,我们现在拥有1000万辆车,交易频次每天达到了3200万,按这个数据算,淘宝每天是4000万,我们排第二位”。 ofo在全球攻城略地,对此,张巳丁表示,海外国家与国内的文化背景不同,骑行文化也有区别,ofo选择落地城市时,会考虑道路规划、运营方式等等问题。“我们有个列表,包括了地形、人口分布、人口密度、当地民居使用习惯等等,会根据这个列表去观察哪些城市适合共享单车的发展”。 张巳丁还强调,ofo在海外落地时会跟当地政府沟通,“我们发现,ofo在意大利米兰的运行效果和北上广深这些城市差不多,我们不是盲目投放的,还要跟政府签署谅解备忘录”。 当然,共享单车快速发展的同时,也带来了一些乱象,比如乱停放,比如车辆遭人为破坏,对此,张巳丁强调,ofo还是一家创业企业,因此,要做的是遇到问题就解决问题,而不是畏惧问题本身。 他分析称,ofo会去研究用户的需求和行为。比如用户为什么要去破坏车辆,可能是车辆本身不好骑,想骑的时候找不到,也可能是存在破坏心里。针对前者,ofo会在论证的前提下,科学合理的满足用户需求,如果是后者,ofo会会用户的行为进行记录,对信用进行评分,以此约束用户的使用行为。 此外,张巳丁还表示,中国城市的规划在短时间内还无法适应共享单车的发展,那么,对于共享单车的“堆积、乱停放”等现象,除了企业寻求技术方案,平衡车辆分配加以解决外,也需要社会团体参与进来共同维护“秩序”,他透露,ofo建立了党员城市先锋队,与街道组织等建立联系,如果发现自行车堆积的情况,他们就会报告企业,企业再去解决问题,“建立信息互通机制很重要,我们是要链接大家,而不是靠自己解决所有的问题”。[详情]

 
花那么多钱培训员工值得吗?李东生这样回答  

  新浪财经讯 “随着智能化、自动化技术的发展,企业必须利用这些技术提高生产效率,提高竞争能力,创造更多价值”,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在“广州2017·财富全球论坛”透露,近些年TCL的员工总数没有太大变化,但盈利能力在不断提高,这就是劳动生产率提高带来的。 他表示,TCL的重资产领域,比如半导体车间里是没有员工来操作的,基本可以实现“黑灯工厂”,工作人员要做的是控制生产节奏和对生产产品偏离进行干预。 李东生还称,员工规模没变化,不代表员工结构没有变化,TCL每年都要招聘1千名大学生,当然,这也就意味着一部分人会离开。TCL要做的是通过培训让员工人适应变化和新业务的要求,“我们强调人力资源培训,无论是技术的,还是管理的”。 李东生还强调了员工的学习能力,“新员工在企业工作一段时间后,就需要继续去学习,我是36年前毕业的,那时候学的知识,现在还能用到的大概只有1%,剩下99%都是不断在学习中掌握的,因此,员工的学习能力非常重要。 企业为员工提供培训会产生很大成本,还要面临员工离职的风险,这样值得吗?在李东生看来,给员工提供成长的机会本来就是留住员工的一种方法,如果员工感受不到成长,可能就选择离开。其次,这也是企业的社会责任,如果在发展业务的同时,又能够为自己或者社会培养更多人才的话,也是一种贡献。 李东生还透露,TCL的招聘会在自己划的“大学圈子”进行,不会太过专注毕业生的专业成绩,而是比较综合能力。[详情]

 
在线短租融资大爆发 仍面临管理权限不明晰等问题  

  在线短租融资大爆发 分享住宿迎来“中场赛事” 本报记者 温颖然 广州报道 近期,包括小鸣单车、小蓝单车等在内的一批共享单车品牌先后倒下,残酷的市场洗牌期似乎比想象中来得更早。相比之下,国内在线短租平台则捷报连连。上月初,继途家网正式宣布融资以后,小猪短租、木鸟短租先后传出新一轮融资消息。从融资数量来说,今年是短租行业获得融资次数最多的一年。 日前,在广州召开的2017《财富》国际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,分享住宿行业的“鼻祖”Airbnb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战略官内森·布莱卡斯亚克断言,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成为Airbnb最大的市场。 在共享汽车、共享单车迈入资本冷却期之际,短租市场却是一片火热。相比之下,短租业尚未形成定局,在市场红利爆发之际,短租平台又该如何留住用户,创造更大的价值? “我认为现在谈论短租市场的下半场还为时过早。”12月7日,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独家采访时指出,国内信用体系建设尚处在初级阶段,法律制度仍然有待完善。 “今天的中国分享住宿是一盘进入快车道的慢生意,它是一场长跑,并且处在持续加速的阶段。”陈驰如是说。 扶摇直上 作为2017年最受关注与争议的领域之一,分享经济正在构建一个全新的商业环境,影响着几十亿人的日常生活。 10月中旬,途家网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宣布途家完成E轮融资3亿美元,估值超15亿美元。不到一个月,小猪短租也宣布完成1.2亿美元新一轮融资,并表示正式步入独角兽行列,这也意味着小猪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。 至此,小猪已获得过五轮融资,对于仅成立五年的小猪而言,几乎是一年一次的融资节奏。据小猪官方提供的信息,本轮融资由云锋基金领投,原有股东愉悦资本、晨兴资本、今日资本继续增持。 在陈驰看来,资本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看好这个市场,前几轮的融资都是以VC机构为主,直到E轮才开始加入了PE投资(私募股权投资),背后反映出一些本质性的变化。 “为什么PE资本能够进来,就在于短租平台上的用户生命周期很长,消费频次和客单价越来越高,并且还有明确的商业模式,这些趋势都已经在财务报表上明确展现出来了。” 小猪短租目前的盈利模式是从房东端收取10%的佣金。进入第五个年头,陈驰告诉记者,曾经有过关于上市的一些想法,但是没有具体的时间表。于他而言,国内分享住宿的市场潜力尚有很大爆发空间,远远没达到饱和状态。 从公开数据看来,途家网目前拥有房源超65万套,木鸟短租现拥有近60万套房源,小猪房源则在25万套左右,乍看之下,国内短租市场已形成三分天下的格局。 与此同时,尽管正式进军中国市场已有两年光景,在海外近乎垄断的“老大哥”Airbnb的表现似乎差强人意。取了个不够接地气的中文名字“爱彼迎”以后,Airbnb的本土化进程更是举步维艰。 不久前,上任尚未满5个月的中国区负责人葛宏因管理不当而悄然离职。葛宏的离开并非毫无征兆。此前,平台上有房源被曝出装有隐藏的针孔摄像头,去年底更发生了“上戏学生毁房事件”和今年3月在杭州发生的 “12房客毁房事件”,接二连三的丑闻令Airbnb在中国的声誉大受打击。 兴起于欧美的房屋分享模式虽在海外发展迅猛,但由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,海外企业在华发展并不顺利。 “高管动荡,职业经理人进来又退出,它本土化不够充分,Airbnb遇到的这些难题,归根到底都是因为国外企业很难深入耕耘到住宿业的服务链条里面。”陈驰表示,中国市场的特殊性,表现在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,很多基础设施建设需要经历从无到有的重建改造过程,这块是外资公司所不擅长的领域。 三大难题 今年8月,国家发展改革委、中央网信办、工业和信息化部、税务总局等8部委联合印发了《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》,被誉为“世界分享经济史上首份国家级指导文件”。针对目前不同行业领域分享经济的业态属性,《意见》提出了要在合理界定的基础上分类、细化管理,避免用旧办法管制新业态,破除行业壁垒和地域限制。 近年来,分享经济在中国发展迅猛,未来年均增速将超过20%。但相关配套政策的缺位使得平台企业责任不明确、管理权限不明晰、政府公共数据及信用信息数据存在壁垒,这些都制约了中国分享经济企业的发展。 作为多次参与《意见》征询的企业代表,陈驰告诉记者,与其他分享经济领域相比,短租市场的准入门槛更高、链条更长。“短租模式早期宛如生长在一片荒野之上,没有供给,没有信用基础,也没有用户的认知,发展至今,逐渐出现平台效应,但仍然存在着不少限制,主要是法律法规、基础设施以及信用体系三大难题。” 当短租平台“出海”,同样也面临着当地文化差异、法律法规不一致的挑战,举例而言,小猪短租在国内采用众包的合作模式,组织闲暇人员对其平台房东提供保洁服务,在国外则有可能因为保洁阿姨的雇员身份不明确,从而触及当地劳动法的基本法例。 对此,陈驰表示海外目的地的开拓可能不像国内完全是平台模式,而是通过和agoda等海外平台合作,从而解决房源和服务等问题。 随着住宿分享经济逐渐火爆并走向大众,业内外对分享经济的安全性更加关注。对于上述提及Airbnb针孔摄像的安全事件、毁房的信誉问题,陈驰认为只是偶发性事件,平台本身除了要加强监管以外,关键还是要尽快形成一个信用闭环的体系。“信用体系建设是影响当前中国分享经济的核心因素,两者将互相推动与促进。” 陈驰表示,接下来将投入更多资源引入生物识别等技术,并完善管家服务、智能设备系统以及云管理体系,进一步巩固房屋分享的安全壁垒,为行业树立绿色的平台生态系统。[详情]

 
摩根士丹利孙玮:外汇管制是暂时现象  


上一篇:2016全国两会教育话题有哪些?五大关键词一览
下一篇:广州日报:刷榜明目张胆,整治刻不容缓